也能被大多数老百姓所接受2021年2月21日

2021-02-21 20:58:00
dcadmin
原创
109

2022年杭州第19届亚运会吉祥物近日揭开神秘面纱。由琮琮、莲莲、宸宸组成的“江南忆”组合在互联网云端和大家见面。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这三个小伙伴融合了杭州的历史人文、自然生态和创新基因,带着大家对杭州亚运会的期待,传递着和平和友谊,向世界发出“2022,相聚杭州亚运会”的盛情邀约。  作为国际大型赛事的形象标志,吉祥物承载着赛会主办国和主办城市的历史底蕴、精神风貌和文化魅力,一直广受关注。从公开征集到最后敲定,杭州亚运会吉祥物是如何通过层层评选的?期间经历了怎样的改变?为什么最后定为“江南忆”组合?日前,记者采访了参与深化修改的专家、吉祥物设计者等,揭秘吉祥物诞生背后的故事。  钱塘江畔,春意盎然。2019年4月,在杭州青少年发展中心,杭州亚组委向全球发出参与杭州亚运会吉祥物征集的邀约,并给出了“梦想,创新,欢乐,坚毅”4大关键词。  征集活动得到了热烈响应。来自海内外的艺术设计专业师生、设计爱好者、热心人士和少年儿童纷纷投稿,为杭州亚运会吉祥物的诞生贡献智慧和力量。  中国美术学院研究生翟莫梵是集中收件第一天最早赶到现场提交作品的,他给自己的作品命名为“汐汐”和“湖湖”,取自西湖的谐音。“西湖和钱塘江是我设计的创意来源,主要体现了杭州包容发展的特点。”翟莫梵说。  第一天赶来递交的作者中,不乏“大咖”级别的设计师,包括网易用户体验设计中心设计总监郭冠敏,杭州动漫设计师十九番,2018年第14届世界游泳锦标赛(25米)吉祥物“奇力”的设计者徐超等。  征集活动引发了许多人的创作热情。年近70岁的王怀春因担心作品邮寄来不及抵达,特意从河北邯郸坐了17个小时火车赶到杭州,终于在2019年7月15日杭州亚运会吉祥物设计方案征集收官的当天,交上了自己的设计作品。  据统计,为期3个月的征集中,杭州亚组委共收到海内外应征作品4633件,这些作品来自全国31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及香港特别行政区、地区,以及英国、美国等欧美国家。  拆封、登记、编号,8月,评审工作开始。11位来自国内外艺术、设计、影视动画、人文等领域的权威专家以及体育部门和运动员代表组成了评审委员会,由着名艺术家韩美林先生受聘担任评审委员会主席,杭州亚运会设计总监宋建明教授担任常务,中央美术学院王敏教授担任。  “我们不能让任何一份有希望的作品被遗漏,所以对于每一份应征作品都要负责。”韩美林在评选之前,严肃告诉每一位评委。在他看来,吉祥物设计一定要给年轻人足够的信任,让他们的作品有“复活”的机会。 评审工作按照严格的程序紧张有序推进。宋建明回忆说:“越往后选择越困难。”他告诉记者,吉祥物是杭州亚运会最重要、最直接的视觉形象元素,要能够反映杭州亚运会的总体风格,还要富于创造力、具有亲和力。加上吉祥物的特殊性,作品今后制作的材质、三维呈现效果以及是否有广泛的市场开发空间等因素也要考虑。因此他们需要从主题性、艺术性、创新性、技术性、亲和力等多个维度进行考量。“比如有些应征作品从专业设计的角度来看,非常具有个性,创新性很强,可它们或许很难被大众普遍接受。”宋建明说。  这也是评审委员由来自不同领域的专家组成的原因。“我们从各自的角度对应征作品进行解读探讨,尽最大可能保证入选的吉祥物设计既有艺术领域的高度,也能被大多数老百姓所接受。”宋建明说,讨论中不时还会出现一些超越想象的意见,给评审工作带来新的启发。  记者了解到,为了确保吉祥物的原创性和严肃性,杭州亚组委还委托杭州市版权保护中心,在国家商标数据库中对设计方案进行搜索比对,并委托清华大学借助其自主研发的图形比对系统,从浩如烟海的互联网资源中对设计方案进行多轮查重。  审视再审视,斟酌再斟酌,经过一轮轮评审,从4633件到182件、46件、14件,最终,10件入围方案从评委们的选票中产生,其中4件作品成为重点推荐方案。它们分别来自中国美术学院的张文、杨毅弘组合,中国美术学院的李洁,以及来自广州的一对设计爱好者肖杨梦秋、谭思敏。还有一组特殊的作品,由评委专家从中国美术学院大四学生曹源和杭州师范大学大四学生王悦莹的作品中各选取一个形象组合而成。  根据组委会要求,4件入围方案原作者开展了自行深化修改。2019年10月1日,亚组委机关召开专题会议,又从4件获选作品中选出3件作为重点深化修改方案,并委托中国美术学院组织三个专家组,分别进行“背靠背”修改,中央美院、清华大学、同济大学等高校也参加了修改指导和论证。  如果把每一次修改比作一条细线,那么吉祥物“江南忆”组合最后的诞生,就像是千百条细线拧成了一股绳。杭州亚运会吉祥物,是集体智慧的结晶。  宋建明表示:“点对点修改时,我们对这3组作品设置了更为细致和严苛的标准。”最终目的,就是要让选出来的吉祥物能够成为杭州这座具有独特气质韵味的城市的视觉记忆点。  以“江南忆”组合为例,琮琮、莲莲、宸宸最初的色彩结构在平面二维上的呈现十分完美,可是一旦进入三维,整体的矛盾就显现出来了。宋建明说:“运动起来后,背面、侧面怎么设计,帽子的形态如何改变,甚至眼睛一些小小的光点变化应该怎样更好地处理,都成为一个个需要攻克的难关。”  他指出,每改完一稿,大家都会进行思考反问:从国际的眼光看,作品的创新度够了吗?从大众的视角看,作品能够规避所有歧义吗?从技术上来看,作品所设计的形象能适应未来的网络技术吗?从现实应用来看,作品的衍生品和真人玩偶能达到满意的呈现效果吗?  “小到直径0.5厘米,大到3米、5米,我们都会通过头脑风暴、模拟演练进行考量。”宋建明拿出几张设计稿放在记者面前,“这些稿子乍一看没有任何区别,其实在色彩、线条等许多细节上,已经修改了多次。”  这一阶段,杭州亚组委和深化修改专家团队、原作者一直战斗在一起,夜以继日,探索、突破、创新、扬弃,一组组脱胎于原设计稿,凝结着创新巧思的吉祥物应征作品逐渐显露“真容”。  “江南忆”组合设计师之一的张文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在修改时要强化作品的科技感。为此,他们和宋建明沟通后,探索尝试了多种不同形象,出现了赛博朋克等各种风格,甚至设计出了许多奇奇怪怪的“物种”。而当真正迈出去这一步后,他们才明白了更前卫、更中间、更传统的界定,最终形成了合适的色彩体系构建。如今,宸宸的质感介于水和瓷器之间,迭加了机械感;琮琮有着偏透明亚光玉琮质感,还有荧光科技感的辅助;“莲莲”的“皮肤”则是基于宋代瓷器的质感做了微调,色相更为鲜活。  据统计,“江南忆”作品一共进行了5次大修改和20余次小修改。在张文看来,专家组以及省市领导的建议,都让他们对于吉祥物的认知在广度、深度包括精准度上,有了更深层次的感悟。  “宸宸额头上的三个古桥桥洞图案,就是杭州亚组委副秘书长、杭州市副市长陈卫强给我们的建议。”张文举例说,将有倒影的桥和人工智能的摄像头结合,是对智能亚运的人性化表达,在符号元素的凝练和文化寓意的挖掘上同样也是一种提升。  经过一次次优化修改,2019年12月6日,由张文、杨毅弘设计的“江南忆”成为杭州亚运会吉祥物推荐方案。此后,国家体育总局正式同意该设计方案。  2020年1月9日,杭州亚组委专程派工作组前往在科威特的亚奥理事会总部递交吉祥物设计方案。亚奥理事会总干事侯赛因高度评价道,“江南忆”组合形象活泼可爱,易受关注与传播;运动动作演绎生动精彩;延展应用方面有巨大空间,相信能受到亚洲和全球特别是青少年的喜爱。1月13日,亚奥理事会致函杭州亚组委正式允准吉祥物。  作为杭州亚运会吉祥物的设计者,4月3日上午,当张文、杨毅弘见证了“江南忆”组合向全球发布时,两人百感交集。“非常开心,我们设计的初衷,就是想通过自己的专业能力,为杭州亚运盛事增添一分能量。”  他们是夫妻档组合,对他们而言,琮琮、莲莲、宸宸就像是自己的三个孩子,酝酿、创作的过程也和“十月怀胎”相似。“我们反复琢磨女儿阿喜的动作和表情,将这些作为灵感,转化到吉祥物的表情、动态中去。”  “江南忆”组合的三个形象,分别代表着良渚古城遗址、西湖、京杭大运河这三大世界文化遗产,是杭州的三张金名片。  镌刻着饕餮纹的琮琮,是中国五千年历史文化深厚底蕴的实证;翡翠色的莲莲,既映衬了“接天莲叶无穷碧”美景,也象征着“万物互联”元素;在宸宸身上,我们看到了科技开拓的先锋精神、“弄潮儿”勇立潮头的探索姿态。  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确定杭州的三大世界文化遗产作为吉祥物基本架构,正来源两人平时带着孩子外出踏青游玩的体验。而这三者之间,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良渚代表的是厚重的人文历史,是过去,我们在角色设计中,要体现其厚重感和力量感;西湖象征的是当下杭州的诗性和慢生活;京杭大运河连接着长江和钱塘江,奔涌向前,体现了对未来生活的追求向往。”  三大世遗不仅从时空上串联出了杭州发展的脉络和意义,同时也都蕴含着杭州与“水”相关的特征。在初稿雏形中,良渚玉琮、西湖荷叶、钱塘江浪潮等元素就已深嵌于此。 通过数轮修改后,张文和杨毅弘还摸索出了“江南忆”组合最别出心裁的特点:和历届亚运会吉祥物不同,琮琮、莲莲、宸宸由三个智能机器人形象组成,打破了以往亚运会吉祥物采用动物造型的常规。  “这是吉祥物设计最核心的关键拐点。”张文说:“放大人工智能这一核心元素,跳脱出原先偏传统、偏装饰纹样式、偏生物感的形象设计,意义重大,这和杭州的城市属性也息息相关。”  杭州正在打造全国数字经济第一城,在厚重的人文历史及和谐的生态资源之外,科技创新是这座城市当下最突出的属性特点。张文告诉记者,最后吉祥物的定稿中,三个形象都具备了人工智能的质感。  在吉祥物形象动态上,张文和杨毅弘也提出了要求:“吉祥物一定是欢呼雀跃,充满能量的状态。”最终人们看到,有着厚重历史感的琮琮,用舒展的臂膀展示着杭州海纳百川的气度和胸怀;莲莲自带温润腼腆的温馨感,跑向众人给予拥抱;宸宸奔跑着的状态,象征着杭州踏上快速发展新征程。  动态设计加持下,发布会上的三维版舞蹈视频大为吸睛。视频一开场,从天而降的三束光打在地上,三个机器人慢慢地数字成像。“这其实是一个数字城市的演播厅,是连接虚拟世界和现实生活的平台空间。”张文解释说。  随着歌舞欢腾,吉祥物逐渐演变成迭罗汉的“A”字形,象征着“Asia亚洲”;高高跃起又落入众人怀中的莲莲,体现了杭州人对科技和诗意慢生活的尊崇。  “我们希望对吉祥物的呈现是全方位的。我们必须赋予这个角色一个非常精准的、有个性的呈现,这段舞蹈的个性正是源自吉祥物背后深层的文化、科技、自然生态内涵。”张文说。  从落下初稿的第一笔,到亲眼见证吉祥物站在世界舞台上正式发布,张文和杨毅弘对“江南忆”组合寄予厚望:“他们就像是真正的杭州市民。希望他们能出现在大街小巷,创造出欢乐活跃的气氛,代表杭州迎接八方来客,甚至成为杭州的城市向导。”

文章分类
联系我们
联系人: 赛博平台